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ch vermisse dich、

[爱上洋葱圈]

 
 
 

日志

 
 

【马羞羞送的贺文。瑞奥中心TAT】  

2009-08-04 16:48:34|  分类: ^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题


吵吵嚷嚷的世/界/会/议一如既往。
“一群笨蛋先生。”罗德里赫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腹谤着,茶匙碰上咖啡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环视了一下会议室,罗德里赫思忖着下次应该让主办方在会议室里置一架钢琴。

“今天是八月一日呢。”
不知是谁说起了日期,罗德里赫愣了一下神,像是想起了什么。
“八月一日啊,这可是我家建/军/节阿鲁。”

……

还是嘈嘈杂杂的,一些碎片杂乱的散着,然后慢慢连结成完整的画面。

“八月一日啊。”玛莉亚采儿轻巧地弯曲了一下,罗德里赫的嘴角扬上了一点弧度。

“第几次了,你说,这是第几次了。”
“第51次……”
“是第52次了啊!”
……

可真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呢,这么想着嘴角却又不自觉上扬了一点。
“对啊。今天也是那个家伙的生日啊。”

“真是的,下次你可得自己回去,你是笨蛋先生么。”
“啊哈哈哈……”
……

“散会。”
从回忆中被拉出来的时候罗德里赫瞥了一眼保持中立一脸嫌恶的瓦修,瓦修皱着眉,看起来有点烦躁。
多久没见他笑过了来着。

“要送您一程么。”路德维希有礼貌地走来询问。
“哦不用了。”罗德里赫点了点头,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
“那罗德桑要不要和我一路啊。”伊丽莎白举着平底锅对着准备嘲笑罗德里赫的基尔伯特,笑得温柔甜美。
“不,不用了。”

罗德里赫离开的时候基尔伯特正对着伊丽莎白窃窃私语。
“伊莎你说那个大少爷今晚得几点才能到家?”
之后意料之中的招来了伊丽莎白的白眼。
“不过今天罗德桑还真奇怪。”

路过的瓦修看了一眼从路德维希他们身边离开的罗德里赫,
明明知道自己一定会迷路还一个人回去你是笨蛋么,不我绝对不是在担心你。
瓦修皱着眉腹谤着。

“伊丽莎白你说那家伙是不是看上你了。”基尔伯特夸张地拍了下伊丽莎白的肩膀,朝瓦修努了努嘴。
“他是看上罗德了。”用平底锅拍掉搭在肩膀上的手,伊丽莎白一脸淡定,“老早就是了。”
“切。”基尔伯特讪讪的哼了声,又把手搭上了伊莎的肩膀,“就算说错了本大爷依然帅的和小鸟一样。”


罗德里赫在大街上开着车,看着车上的导航系统琢磨着方向,按照时间来说他现在应该已经到家的才对,按照地图来说他认为也应该没有开错方向才对,可是为什么现在眼前的东西他好像都没有见过呢啊不这里他好像已经来过了的。

为什么突然想要一个人回去呢。罗德里赫看起来依旧保持着优雅平和的贵族仪态,有点懊恼的想着,果然还是会走错啊。

不经意地瞄了一眼油耗表,油箱看起来快要见底了。身为贵族的罗德里赫的自然不会像那些没有教养的人一样说除sh*t,fu*k一类的脏话,不过我们依然能看出玛莉亚采儿垂了一下。

天,诶,我是说,他到底开到哪了。

前面似乎有个银行。

银行应该都会设有休息的地方吧或许也可以去问问路什么的。

罗德里赫这么想着趁车还没完全罢工的时候把车停在了停车线上后走进了银行。

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罗德里赫开始打量着银行内部的摆设,角落的钢琴让他眼前一亮。

“既然放在这应该能让人弹吧。”自然地坐到琴凳上试了几个音,“这琴还不错嘛。”

流畅的琴声经由空气传到耳里的时候瓦修暗暗吃了一惊。

“每次都要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所以说告诉你要锻炼啊……”
“下次你可得自己回来……”
“这样真没教养……”
“你除了音乐还会什么啊……”
……

这些在瓦修看来乱七八糟的记忆总会莫名其妙地冒出来,然后停留在那些傻乎乎的笑容上。
瓦修懊丧地锤了锤头,又想到他干什么啊。

当初开银行的时候瓦修绝对没想去买钢琴那东西,那个太贵了很浪费不是么,而且谁会在银行里摆钢琴啊。可是却鬼使神差想起了那个热爱音乐的少爷,银行里就鬼使神差地多了架钢琴。

并没有多少人去弹,那琴只是安安静静摆那,没有落上灰尘。瓦修擦琴的时候一遍一遍对自己说买琴只是为了招徕顾客而已,对,只是为了让银行生意更好而已。

谁都知道他不会来不是么,自从那见鬼的协作关系破裂了之后,那些见鬼的上司。

看起来心不在焉地往琴的方向一瞥,瓦修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那个笨蛋来干嘛。

“兄长大人好。”
“啊?好!”
“咦,罗德先生也来了吗?”
“啊?好像是的。”

“罗德先生好。”似乎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罗德里赫回过头时来已经撞上了列支的问候。
“诶?列支?”
这么说,现在是在瓦修家?心里浮上小小的询问,虽然很不愿意承认,惊讶之余的确是有些窃喜的。

“你怎么会来的。”瓦修努力甩掉一直在脑子里乱转的回忆。“又迷路了么。”
“我才没有迷路。”扭过头,罗德里赫的声音有点虚,“我只是不知道我在哪所以随便进了家银行而已。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啊。”
“这是兄长大人开的银行呢。”列支试图缓解瓦修和罗德之间尴尬的气氛,“罗德先生留下来吃晚饭吧。”
“列支?”请吃晚饭,那太浪费了啊。
“不用了。”看了一眼表情僵硬的瓦修,罗德里赫微笑着回答。

一阵失落感袭来,不,才不是因为这个。

“我请你们好了。”揉了揉列支的头发,罗德里赫顺手盖上琴盖。“就当礼物。”
“啊?”
“今天是瓦修先生的生日啊。”
“我不知道。”低下头的列支揉卷着自己的一角,“兄长大人抱歉,兄长大人生日快乐,我都没有准备礼物。”
“啊啊没事的,列支是我没有告诉你啊。礼物什么的就不用了,你这么有心我很高兴啊。”瓦修语无伦次的安慰着列支。
“那么?”
“你居然还记得?”瓦修也低了头,“先说了我只是为了节约。”
“我知道。一点都没变。”

两个人都下意识的愣住了,是呢,一点都没变,都还记得那么清楚呢。

一顿饭在尴尬拘谨的气氛中过去。两人都有很多的话想说却自始至终没有人说一句话。
“那么,我走了。”
“留下吧。”瓦修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脸埋在阴影里,“你晚上肯定回不去的。”
“就当兄长大人和我的回礼好了。”列支笑着说,眼神期待。
“恩?”罗德又坐了下来,“也好。”

呼……
空气里浮出舒气的声音。

一阵酸酸的味道泛上来。

“想不到你也会在家里放钢琴啊。”
“诶?”瓦修死都不承认他在家里摆钢琴的原因是他想他。
“罗德,那个……”瓦修别扭的翻出一本乐谱,“喏,给你。”
顺手接过,一张书签掉了出来。
“火绒草。”
“诶?”瓦修愣了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夹进去的也给你好了。”

把火绒草重新夹回了书里。

低着头,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火绒草,那些勇敢的关于爱的誓言。

你是知道的吧。


夜晚由一些混乱的镜头组成。

火绒草,钢琴,修长的指尖,散落的乐谱,破碎的音符,迷蒙的眼神,气息不稳,轻微的喘,眼睛特写,滑落的丝被,汗水,低语,回忆闪过,发梢特写,不明的笑,反差,明暗闪烁,灯光特写,火绒草特写。
----------------------------镜头闪回
留下绵长的喘息和叙说

Ich vermisse dich.

——END

PS:请相信最后那是瑞奥……

 

 

=================================================================================

瑞奥瑞奥瑞奥瑞奥瑞奥瑞奥……TAT……

瑞奥瑞奥瑞奥瑞奥瑞奥瑞奥……TAT……

 

我就喜欢瑞奥了怎么着……来打我呀来打我呀……  

 

【冷CP党的无奈】……爷爷萌了个官配幼驯染还又一冷CP……为啥!

 

另: 水幽你的文字赞掉了。TAT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